_两位股东入股后超环科技IPO可疑

成立16年来,杭州超通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超通风技术”)在实船陈宝东、吴义波的领导下,准备进入a股资本市场。最近证监会网站显示,超环技术得到了首发反馈,公司将更近一步。必须指出,IPO背后的推环技术也有很多疑点。其中公司股东张海宽入股不到半年的“闪退”可疑,同样的情节也发生在股东成辉身上,入股超过一年,增资三个月后退出股东名单。为什么两个股东“闪电”退出?是否涉及股票代理或其他利益传递安排?这无疑成为超环技术IPO必须面对的问题。

张海宽入股不到半年就退出了

自然人张海宽入股不到半年就退出了超环科技股东行列。

根据招股说明书,推汇技术为R & ampd、是集设计、制造、销售、服务于一体的排气恶臭管理系统解决方案服务商,主要服务于市污水处理厂、餐饮垃圾处理站客户。据秋汇科技称,近年来,公司开始逐步扩大养殖屠宰、石油炼制、医药化工、乳制品、食品加工、喷雾、纺织印染、酿造等产业领域的客户。

推汇技术成立于2005年6月,迎来公司成立16年,今年6月提交股票申报单,冲击创业板,筹集4.1亿元,用于废气管理设备系列产品线项目、技术研发amp据悉,分别投资了d中心、信息合作平台建设项目、追加运营资本项目。

纵观超环科技增长史,在变更为股份公司之前,共进行了6次股权转让、6次增资,其中2次股权转让时引入了股东张海宽。

具体来说,2014年6月3日,股东徐时荣和张海宽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徐时荣将秋汇技术5%的75.1万韩元出资额以75.1万韩元的价格转让给张海宽,使张海宽成为公司5%股份的大股东。

但是入住不到半年,张海宽就有退出的想法。

2014年11月26日,超环科技召开股东会,决定将张海宽持有公司的5%——75.1万韩元的出资额转让给实倍的陈宝东,张海宽退出股东行列。

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然人短期入住的情况并不常见。其中,还应重点说明是否有股票大股或其他利益运输安排。

程辉资本上涨三个月后股票“回归”

有张海光这样的经历的还有自然人程辉。

据超环科技股份署称,第二次股权转让时,即2014年6月3日,徐时英将持有超环科技2%的30.4万韩元出资额转让给了成辉,郑辉成为公司2%股份的股东。

此后,2015年5月18日,超环科技召开股东会,公司注册资本从1502万元增加到3002万元,注册资本增加到1500万元。其中郑辉用货币缴纳了注册资本30万韩元。因此,郑辉出资额达到60.4万元人民币,持股比例仍为2%。

但是刚入股一年多了,增资三个月了,丁辉也有退出的想法。

具体来说,2015年8月28日,成辉和徐诗英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成辉同意将秋汇技术2%的60.4万韩元出资额以60.4万韩元转让给徐诗英。这笔交易完成后,成辉不再是超环技术股东,这意味着成辉持有股票一年以上后,将“返还”股份。

不管是张海宽还是盛辉,转让股份院都是徐时英。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股票公示时,徐时英是超环科技单一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9.01%,徐时英是实际负责人陈宝东的一致行动人。

根据股权关系显示,秋焕科技实权者是陈宝东、吴义波、陈宝东、吴义波、徐时英三人直接,间接总控制公司76.42%的股份。对于徐时英为什么不是陈宝东、吴义波共同实际控制人,证词监督会也要求秋欢科技说明徐时英是否大儒。

关于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秋焕科技方面发送了采访信,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对方没有回复。

应收账款余额逐年提高

除了扬州的“闪退”外,秋汇技术创伤余额逐年上升也是公司IPO要面对的大问题。

根据财务数据,2018-2020年超环技术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1.91亿韩元、2.58亿韩元和4.01亿韩元。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1799.44万韩元、3243.34万韩元和7644.29万韩元。截至报告期结束时(包括合同资产),秋汇技术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6669.64万韩元、1.13亿韩元和1.82亿韩元,目前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4.84%、43.9%和45.43%。

不难看出,外汇科技债券余额及收入比重逐年上升。针对上述情况,证监会要求超环科学技术结合业务特点、产业特点、结算模式等,分析并公开报告期间营业收入比重逐年增加的原因。此外,补充截至招股说明书公开之日,期末应收账款余额的回收额和比率、拖欠应收账款余额和期限之后的回收额和比率。

投资融资专家许晓恒对北京商报记者说,应收账款持续上涨存在财务风险。如果公司客户的财务状况恶化或未能按期付款,公司将面临更大的周转资本压力。

此外,外汇技术库存下降的危险也被证监会追究。

报告期各期末,秋汇科技库存账面价值分别为8694.48万韩元、9143.94万韩元、1.18亿韩元,分别为8527.66万韩元、8626.6万韩元和1.12亿韩元,占库存余额的比例分别为98.08%和94.34%

据秋汇科技透露,由于产品主要界公司尚未验收项目中未投入使用的设备和原材料、人力工资等费用,随着公司业务规模的扩大,产品金额可能会进一步增加,如果公司销售的设备不能长期验收,可能会出现产品损毁情况,出现库存下降的危险,对公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北京商报记者改口了

_两位股东入股后超环科技IPO可疑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