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健康IPO想打破地区“枷锁”

成立近20年来,在行业竞争加剧的情况下,安徽华仁健康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仁健康”)的上市欲望更加强烈。据深交所网站报道,中国人健康创业板IPO申请已经受理。这意味着中国人健康的IPO旅行正式举行。从中国健康公示招股书来看,公司零售业务这一重要业务板块的收入地域特征显著,在报告所述期间,零售业务几乎对所有收入都在安徽地区做出了贡献。)为此,中国健康计划通过征募项目开拓市场,效果应该如何打问号。

零售业依赖安徽地区

招股书显示,中国人健康主要在医药代理零售终端从事收集三大业务。根据财务数据,2018-2020年中国人的健康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11.5亿韩元、15.22亿韩元和19.31亿韩元。

从主营业务收入的构成来看,零售业是中国健康主营业务收入中最重要的板块。数据显示,2018-2020年,中国人健康零售业取得的营业收入分别约为7.18亿韩元、10.34亿韩元和12.92亿韩元,各期间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7.3%、69.85%和68.53%。

中国健康零售业收入主要集中在安徽地区,地区特征明显。数据显示,2018-2020年安徽地区形成的零售业营收分别约为7.18亿韩元、10.34亿韩元和12.91亿韩元,各期间零售业收入比重分别为100%、100%和99.98%。

报告期各期末,中国人健康零售门店数分别为541家、607家和771家,分布在安徽省的门店数分别为541家、607家、762家和门店数比例分别为100%、100%和98.83%。

六军咨询合作伙伴、负责连锁咨询的人文志红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绝大多数制药零售企业仍然以区域经营为主,其中一些企业在各地区内通过规模效应占据竞争优势。即使是第一梯队内的头部企业,大部分也没有完成真正的国家部署。

一位医药行业负责人表示,药品流通企业通过收购、合并、重组等手段进行了外延扩张,行业集中度提高,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受到各地龙头企业的压力,行业竞争更加激烈。从长远来看,这种区域性布局将制约公司的发展。

中国健康在招股书中也坦率地表示,如果公司今后不能通过良好的经营管理不断扩大业务范围、提高运营效率、扩大经营规模,在未来的市长/市场竞争中可能处于不利地位。

共谋开拓市长/市场效果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在安徽省推进医药零售领域的并购、互联网企业积极部署在医药零售领域的背景下,中国健康的未来有可能被其他企业挤占安徽省的市长/市场份额。因此,在业界充分竞争的目前,如何更好地生存是摆在中国健康面前的考试问题。除了巩固省内竞争地位外,扩大周边市场成为中国健康的必然选择。

招股书显示,中国健康计划此次公开发行不超过6001万股人民币普通股(a股),扣除发行费用后,实际募集资金将用于营销网络建设、补充流动性。在营销网络建设项目中,中国人健康计划投入了5567.8万韩元的募捐资金。

据悉,中国健康营销网络建设项目计划在3年内在安徽省、江苏和河南省重点城市开设648家直营店。中国健康表示,通过营销网络建设项目的实施,公司将继续巩固现有的市长/市场竞争地位,进一步增强对安徽核心市长/市场、江苏和河南地区市场的渗透力,增加直营店数量,提高影响力,实现对主要商圈的全面覆盖,增强公司的盈利能力和综合竞争力。

据中国健康计算,营销网络建设项目的投资回收期(包括所得税后和建设期)为5.25年,运营期平均每年为13.84亿韩元,运营期平均每年可增加净利润5663.87万韩元。

但是,在投资金融专家许晓恒看来,不同地区的医药零售市场在消费习惯、监管政策、市场竞争格局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因此,中国健康零售业务扩大到省外市场存在不确定性。新文书店初期有房租、装修、职员工资等费用投入,如果新文书店达不到预期,还可能提高公司的整体经营业绩。

文志红还对北京商报记者说,未来医药零售企业的发展是线下融合或结合的模式。

关于公司IPO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以采访书的形式采访了中国人健康,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相关答复。

推荐工作的独立性引人注目

截至股份签署日,根据南京华泰大健康1号股份投资合资企业(有限合资) (以下简称“华泰大健康1号”)、南京华泰大健康2号股份投资合资企业(有限合资) (以下简称“华泰大健康2号”)、南京道兴投资管理中心(普通合资)的计算,华泰

根据招股书,华泰大健康一号、华泰大健康二号执行事务合伙人都是华泰资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陶兴投资与投资平台有关联。

据中国健康披露招股说明书称,华泰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泰联合证券”)是公司此次IPO担保机构,华泰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泰联合证券”)是此次IPO的担保机构。华泰紫金投资有限公司是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该公司是发起人机构华泰联合证券的控股股东。

此次中国人健康IPO保障工作的独立性备受关注。老牌商品王剑辉认为,赞助机构和发行人之间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关系,都可能存在对专业独立性、公正性和透明度的担忧。如果赞助机构与发行人有某种间接关系,关键是赞助机构能否提供公正客观的判断。对的IPO企业来说,这种情况不会成为审计的障碍,但需要担保机构“自证清白”。

北京商报记者刘凤柱。

-中国健康IPO想打破地区“枷锁”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