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金州后方的债务风险血菱形IPO进一步受阻

深圳市菲马塔科斯通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菲马塔科斯”)自上次IPO撤单后再次冲击创业板。现在IPO排了将近半年队,毕马云COS公开了第二轮询问回答意见,并重新公开了招股书。2018-2020年,新华三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三”)成为了Fimam Koss必须提及的重要角色,在报告期间,均为公司贡献了80%以上的收益,可以说是公司“金州”。但是,在IPO FIMADERCOS的关键时期,新华三干大股东紫光集团存在债务风险,这种情况是否会影响新华三未来的支付能力和信用状况,还是个未知数。另外,作为Fisidekos的招聘项目之一,海宁中高端交换机生产线建设项目主要是为了3套神话,这是否会使公司的客户集中度进一步上升,也是Fisidekos必须面对的疑问。

新华三装扮成“双角”

报告期间,新华三是菲马萨伊特的大客户和公司供应商。

众所周知,Fisidekos的主要业务是利用ODM/OEM模式进行网络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与网络设备品牌商合作,为交换机、路由器和无线产品、通信设备组件等产品提供开发和制造服务。2017年初,公司冲击创业板,但于2018年7月撤离。

据调查,2018-2020年间,菲玛赛特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分别为93.63%、97.59%和99.45%。其中,对神话3的销售额分别为84.79%、87.55%和80%。

另外,导演层也追究了毕马云COS的销售额依赖神话3的情况。在第二次查询中,监管层的第一个问题是:要求第一位客户申花3说明其是否对申花3有重大依赖,是否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不利影响,销售收益是否会给申花3公司的新客户及新产品开拓造成障碍,是否具备独立瞄准市场的能力。

Fisidekos表示,企业网络设备市场集中度高,华为、新华3、思科、星网锐胜等少数品牌企业占国内市长/市场份额大部分,出现了寡头竞争的市长/市场格局,公司的主要目标客户是上述网络设备品牌企业,因此客户集中度高。公司属于战略选择,为第一大客户新华3带来较高的销售额,夯实业务基础,平衡产能分配,维持客户关系。

除了第一位客户外,新华三也是菲马萨伊特的供应商。

2018-2020年,Fisidecos在神话3中分别为约418.73万韩元、6163.81万韩元、9441.82万韩元,购买比重分别为0.52%、6.61%和7.28%。其中,2019年、2020年新华三分别是菲马萨伊特的第三大供应商、第二大供应商。

征集项目之一是神话3套

如果销售额的80%来自神话3,那么FIMAM KOS募集的项目之一就要为神话3配套。

据招股书透露,此次将寻求创业板上市,毕马云COS将筹集5.4亿韩元,投入海宁中高端交换机生产线建设项目、深圳网络设备生产线建设项目、智能终端通信技术实验室建设项目,分别筹集金额2亿韩元、2.52亿韩元和5196.57万韩元。

海宁中高端交换机生产线建设项目是为了新华三朝项目,但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一份申报文件中,毕马云COS没有公开这一点。

据Fisidekos介绍,海宁中高端交换机生产线建设项目优先供应新华三区的中高端交换机,建设后计划生产能力如果供应给新华三个客户,就可以完全消化,总体生产能力与下游客户新华三区一致,项目预计产后每年增加60万台中高端交换机生产能力。

对此,深交所也要求毕马德科斯在首次申报单上说明公开招募项目作为神话3专用支援项目的原因。相关信息是否对投资者判断公司客户集中风险、可持续发展能力风险有很大影响。

投融资专家许晓恒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IPO公司销售额严重依赖单一公司的情况下,今后进一步扩大交易规模可能会进一步提高客户集中度,从而对IPO公司的业绩稳定性产生不利影响。关于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毕马德科斯方面发送了采访信,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对方没有回复。

紫光集团陷阱债务风险

作为新华三的间接招待股东,紫光集团陷入债务风险,是否会影响新华三未来的支付能力还不得而知。

据悉,新华三是上市公司紫光股份的控股子公司,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通过西藏紫光通信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紫光股份46.45%的股份。是紫光股份的间接控股股东。

但是自7月份以来,紫光集团和相关方面的多种债券违约,评级机构多次下调紫光集团及相关债务信用等级,从信用等级AAA降至信用等级C。此外,债权人辉商银行以紫光集团无法清偿到期债务、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清算能力明显不足、存在重新调整价值和重新调整可能性为由,向法院申请了对紫光集团的破产重组。

根据目前最新进展,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紫光集团及其子公司北京紫光通信等实质性合并重组,指定紫光集团经理为紫光集团等7家公司的实质性合并重组经理。

针对上述风险事项,深交所也要求毕马特斯结合紫光集团债务违约及破产结构调整的最新进展、新华三更换交换机供应商的难度等因素,公开是否对新华三和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据毕马云COS报道,顾客新华森和控股股东紫光股份没有为紫光集团债券提供担保。公司向新华三出售汇金情况良好,紫光集团及相关当事人存在的债务违约风险尚未对公司持续经营和销售汇金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对北京商报记者说,无论紫光集团的改组能否顺利推进,都可能出现紫光股份或新华三实子变更的情况,从而使新华三业务发生波动,对IPO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北京商报记者改口了

_金州后方的债务风险血菱形IPO进一步受阻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