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大选结果出来了欧元区一体化或平准化变数出来了

肖宇(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全球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当地时间9月26日,意大利右翼联盟领导人乔治亚。梅洛尼宣布在议会选举中获胜,梅洛尼将成为意大利历史上首位女总理。二战结束以来,欧洲大国中的左翼政党首次在民选中落败,后面反映了“团结”的欧盟的微妙变化。

考虑到梅洛尼在加入欧盟、移民、加入政府债务等方面与欧盟相反的政策倾向和意大利在欧盟内的地位,媒体大胆预言:“这次意大利极右势力上台后,对欧盟的影响就像英国脱欧一样。”出于对意大利未来可能与欧盟政策不一致的“担忧”的担忧,大选前欧盟执行委员会主席冯德莱因对梅洛尼领导的极右势力的胜利深表不安。

作为欧洲国家,意大利的政局方向当然有共同的问题。但是不是一天冷,而是冰冻了3英尺,目前意大利中左翼执政联盟的失利大部分与自己的政策取向密切相关。欧乌冲突后,意大利在对外政策上与欧盟保持一致,大幅增加了意大利居民的“痛苦指数”,极右翼势力在此次选举中获胜,这是对经济复苏前景悲观预期的集中反映。

即使不谈欧洲目前普遍的能源危机,意大利的经济指标也很难乐观。2022年8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8.4%,这一数字今年1月仅为4.8%,但去年8月和1月同期的值分别为2.0%和0.4%。面对高通货膨胀,选民们为什么“用脚投票”并不难理解。

上升的通货膨胀背后是经济复苏乏力的前景。意大利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自去年12月以来持续下降,截至8月份,意大利制造业PMI下降到48.00,该数字去年同期为60.90。服务业数据也同样低迷。今年8月,意大利服务业PMI指数创下50.50,艰难地登上了“英马线”,但凌飞电气值也只有48.40。与去年8月同期的58.00相比,下降幅度仍然很明显。

与此同时,虽然意大利是欧元区内第三大经济体,但意大利也是欧元区内政府债务负担最重的国家,2021年意大利公共债务和GDP的比重远远超过欧盟60%的上限,超过了150%。自己解决危机或遵守欧盟的规定,将是这次梅洛尼获胜后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作为欧盟创始成员国之一的意大利也无法避免欧元区在设计方面的重大机制缺陷。就是如何解决成员国之间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协调性问题。

但是,虽然作为英国脱欧“理性经济人”的有力例证得到了支持,但梅洛尼执政将为欧盟分道扬镳的结论也可能有失偏颇。因为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西方政治家都是旗帜鲜明的实用主义者。面对前所未有的经济困难,围绕着“非常欧洲”还是“怀疑欧洲”是目前意大利人民关心的问题,因此梅洛尼在选举中一再强调,他将“为所有意大利人工作”。

现在看来,摆在梅洛尼面前的似乎是经济衰退、债务危机和能源危机重叠发酵的“烫手山芋”。作为在经济领域没有早期建树的领导人,这向她的批评者提出了充分的质疑。毕竟,在机制设计存在治理差距的事实面前,她的前任、担任欧洲央行行长的德拉吉总理也没有取得成果,所以意大利下一步的经济政策方向仍然面临一定的不确定性。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在欧盟框架体系下继续解决这些问题,将面临政策调整性的制约,如果偏离独立道路,将极度考验与欧盟的关系。作为债务危机的晴雨表,意大利和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暴跌到2.4%,这也是欧盟对当选深感担忧的原因。

欧元区成立以来,内部经济发展速度的异质性一直没有得到解决,面对目前的危机,作为欧洲经济火车头的德国也很难保卫自己。欧元区9月份服务业PMI刷新了近20个月来的最低值,联合国最新公布的预测数据将2022年欧盟GDP增长率从年初的3.9%降至2.7%。

除了意大利,极右势力抬头的西班牙、葡萄牙、瑞典正好是公共债务危机严重的国家。这让我想起了1992年克林顿对谋求在总统选举中连任的老布什说的经典名言。“傻瓜,是经济!”“因此,面对当前欧洲经济的停滞趋势,在通往哪里的十字路口上,极右势力是否会在欧洲多国加速扩张,正在极度考验欧盟领导人的智慧。

关心财经(ths518),获得更多机会

|意大利大选结果出来了欧元区一体化或平准化变数出来了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 these